新華網武漢2月17日專電(記者 黎昌政)患者成功接受手術獲得新生,在網上發表長文感謝,醫生發3000字長文回應,稱“震撼心靈”。雙方良性互動,網上好評如潮,溫暖洋溢,創造了又一個生命奇跡。

    來自新疆的年輕媽媽芳芳去年12月初被查出心臟腫瘤,12月底輾轉來到武漢同濟醫院救治。求醫過程中,她了解到病情危重,病魔即將吞噬她年輕的生命,留下了死后捐出眼角膜,把心臟拿去做標本的遺言。

    幸運的是,患者在同濟醫院等到了心源,成功接受了心臟移植手術,并在醫護人員的精心護理下,順利康復。

    康復后,她在網上發表長長的感謝信:“我深切地感受到醫護人員的偉大和崇高,讓一個個面臨死亡的人重獲美好人生,使一個個即將失去親人的家庭歸于完整幸福。


    近年來,醫患關系成為整個醫療行業的痛點,打砸醫院、砍殺醫生事件更是不時上演。無數人無數次地在發問,什么樣的力量才能幫助醫患雙方重拾信任?


    “有時去治愈,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特魯多醫生的這句墓志銘,既是優秀醫生的畢生追求,也深刻地道出了醫療的有限和醫生的無奈。面對醫學這個注定少不了“失敗”與“挫折”的事業,醫患雙方別無選擇,相互理解、牽手向前,才有未來。


    其實,醫患間從不缺乏溫情與友善,只是很多時候被社會選擇性地忽略了。

來源:健康報

    2013年12月4日,我在檢查時發現自己患有心臟腫瘤。這對年僅35歲的我來說是致命的一擊。家人帶著我,背上簡單的行李,開始了艱辛的求醫路。 我們游走在陌生的城市,奔波于各個醫院,卻一次次被拒之門外。“出院吧,回家保守治療!”“我們做不了這個手術!”繁華的城市車水馬龍,我卻不知道該何去 何從。流著眼淚,我絕望地對家人說:“我不想看病了,我想回家……”出租車司機聽了我的話都有幾分動容,忍不住好心地勸慰我幾句。


    時間無情地流逝,而我的身體每況愈下,走路越發吃力,夜里難以入睡。我告訴家人,若哪一天我病死他鄉,就捐出我的眼角膜,把我的心臟拿去做活體標本,做我一生中最后能做的一點善事。家人躲閃著我的目光,無語地應著。


    在北京一位教授的引薦下,我們最后來到了武漢同濟醫院。當時的我已完全不能走路,即便由哥哥抱著,也是幾度嘴唇憋得青紫,喘不上氣來。診室里,朱學海教授 看了我的CT增強掃描片,說:“你這種情況非常少見。”“是,醫生都這樣說。我想等我不行了,就把我的心臟掏出來做活體標本……”“現在怎么能說這種話!”

作者:芳芳

    在同事的提醒下,我們上網看了患者芳芳寫的感謝信,頓時感到超負荷的勞累下已經麻木的腦神經一陣激靈。我們突然意識到,我們的工作原來這么重要,我們不經意的一言一行竟然對病人有生或死的影響。


    還記得那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日子。忙忙碌碌、生生死死間,我們醫生的內心已被磨出了厚厚的鎧甲。那天的第四臺手術很晚才結束,我們剛剛松口氣,就接到了北京安貞醫院心臟外科打來的電話。這是一個十分特殊的病例——罕見心臟腫瘤,幾年也難得遇見一個。病人還很年輕,但腫瘤生長迅速,病人的病情不斷加重,生命的余額已經要以天為單位了。唯一的辦法,就是趕在腫瘤堵住心臟之前,給她換一個健康的心臟。


    雖有心理準備,但見到芳芳的那一刻我們還是心中一涼。她已經骨瘦如柴,奄奄一息。我們當天就聯系了全國20余家器官捐獻單位。接下來只有搶救、祈禱和等待……芳芳輕松地告訴我們,她已經安排好遺囑,準備死后捐獻器官。工作這么多年,我們接觸了各種病人。有的焦慮、有的抱怨、有的灰心……而芳芳,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刻,她想到的是拿自己當標本為以后的治療指路。

芳芳的主治醫生、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心臟大血管外科醫生   魏  翔   朱學海

LiJCen

這首感人的“生命協奏曲”,主題就是“生命的尊嚴”。醫生想方設法救治患者,不僅是職業使然,更是對生命的無限敬畏;患者四處求醫,堅強抗爭,不僅是求生的本能,更是對所有關心她的人的回報。大家以愛營造了一種難以言說的溫馨,結果也因為愛,創造了生命的奇跡。

愛在西元

在病房里,醫生把患者當患者又不當患者、當朋友又不當朋友、當小孩又不當小孩,給予無微不至的關懷與包容;患者則把醫生當醫生又不當醫生、當親人又不當親人、當長者又不當長者,給予無限的尊重與配合……

Jane-簡

如果你能真正與病人成為朋友,走進他的內心世界,了解他的生命歷程,你就可能被他的人生所吸引,甚至引發你對社會、對生命、對人生更多的思考。這也是醫生職業給我們帶來的另一份收獲。

    何為一個好醫生,如何成為一個好醫生,從踏進醫學校門,我們就深知這個終極問題將會伴隨我們一生。


    醫學是科學的,更是人文的。當醫學以最迅速的方式應用自然生物科學領域的一切發明創造時,我們卻驚異地發現醫學已經被科學捆綁了,唯技術主義讓有些醫生產生依賴,我們不能失去醫學的原動力——對人的關懷。


    沒有文化的指引,社會會迷失方向;沒有人文的指引,醫學也會陷入泥潭。


    同濟醫院114年來,致力于醫生“科學與人文交融”素質的培養,我們用心甚真、用力甚勤。我們深知,科學與人文好比飛機身上的兩翼,唯有吮吸中外優秀的文化,唯有真誠審示自己的內心,才不至于在科技的叢林里迷失自己的方向。


     “格物窮理,同舟共濟”,這是同濟醫院的院訓,人文與科學在此交融。


     醫學無法遠離世俗生活,醫生無法不食人間煙火,醫學人文精神與空洞的說教格格不入,但醫學人文精神從骨子里不媚俗,科學與人文相融則利,相離則弊。

    這份感謝信寫得情真意切,信件背后的故事更是感人肺腑,在醫患關系磕磕碰碰的當下,無疑是一縷拂面的春風。醫患關系不是秋天的風,更不是冬天的雪, 不應該寒冷,更不能如冰霜。而要營造春天般溫暖的醫患情誼,醫者要先行,率先拋開顧慮,走出受屈的陰影,捧上一顆火熱的心,同濟醫院心胸外科的醫護人員做 出了表率。


    心臟腫瘤在臨床上十分少見,心臟移植手術也不多見,但同濟醫院心胸外科醫護同仁身上閃光的職業品格卻十分豐滿,他們的優質服務不是一時的沖動,也不是三分 鐘的熱情,而是臨床醫學人文精神風貌的全新展示,是職業理解,職業承諾的升華,做一個好醫生,好護士,無疑需要有過硬的技術(cure),更需要血濃于水 的親情照顧(care),還要有更加豐厚的悲憫心、同理心去面對患者的疾病的傾訴、苦難的呼號(call)和困惑、焦慮、恐懼的心理波瀾。第一,第二點許 多診療團隊做到了,但第三點許多團隊沒有做到,或者未曾想到要做。期待更多的醫護人員從這個案例中吸取經驗,將技術服務,身心照顧與苦難(靈性)關懷融為 一體,將全人醫學的理念播撒到臨床實踐之中,以熾熱的愛心和正能量消除早春二月的料峭余寒。

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 版權所有 鄂ICP備 09001709 Copyright ? 2009-2010 Tongji Hospital.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解放大道1095號 總機:027-83662688 傳真:027-83646605 郵編:430030

快乐十分如何买最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