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到有,從跟跑到領跑——記錄中國肝臟外科近70年的風雨征程

資料來源:本站發布者:宣傳部時間:2019/11/15瀏覽量:

60余年來,我國肝臟外科事業逐漸發展壯大,從舉步維艱到高歌猛進,多項技術發展迅速、成績非凡。在今天我們看來這些傲人的成就,承載著幾代肝臟外科人數十載的芳華,正是由于他們的傾情付出和努力,推動了我國肝臟外科從“稚嫩”到“成熟”的蛻變。在數十年的發展過程中,有哪些值得銘記的里程碑式成就,且聽中國科學院院士、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陳孝平院士為我們講述。


我國肝臟外科的“白手起家”之路

 

1958年:從無到有,填補空白 

“真正可以白紙黑字查詢到我國肝臟外科相關文獻資料,是從1958年開始”,陳孝平院士回憶道。“當時在我的老師裘法祖先生的倡議和指導下,方之楊教授和吳孟超教授共同編寫了我國第一本肝臟外科翻譯書籍《肝臟外科入門》;同年3月,中國肝臟外科領域第一篇論文《肝部分切除手術》發表于武漢醫學院學報,作者是裘法祖先生的另一個學生夏穗生教授;同年10月,孟憲民教授發表另一篇文章《肝臟廣泛切除術》”。陳孝平院士指出,當時肝切除技術主要是用于治療肝癌,所以這也是肝癌外科治療方面最原始、最早發布的兩篇文獻。

 

不同術式相繼用于臨床,從洋為中用到中國特色

“按照當時(1956年)國際上的發展情況,肝臟外科原則性的手術方式基本已經確立,主要分為兩大類,一類是順行性肝切除,也稱為規則性肝切除、經典肝切除或傳統肝切除;另一類逆行性肝切除也叫前入路肝切除或原位肝切除。”陳孝平院士進一步介紹道,“‘原位肝切除’這個說法是原中山醫科大學王成恩教授1961年首次提出,1992年在我撰寫的專著《肝切除術》中將其闡述得很清楚。”

隨著不同肝切除術的術式相繼用于臨床,問題也逐漸顯現。中國醫生做手術基本上是“照葫蘆畫瓢”,主要遵照國外文獻;臨床也缺乏國人肝臟結構的一手資料數據。在這一背景下,肝臟手術積累到一定例數后,裘法祖先生高瞻遠矚地提出從外科角度來研究肝臟解剖。

1956年,吳孟超、張曉華和胡宏楷在第二軍醫大學長海醫院組成了以攻克肝臟外科為目標的“三人研究小組”,踏上了攻克醫學難題的道路,并最先提出中國人肝臟解剖分葉分段與國外不同的新見解。與此同時,致力研究肝外解剖結構的夏穗生首次提出“第三肝門”的說法。“自此,中國肝臟外科有了一套比較完整的體系,并擁有自己的資料”,回憶起這段歷程,陳孝平院士眉眼間洋溢著自豪。

隨后陳孝平院士補充道:“1963年,吳孟超院士主刀完成了國內首例中肝葉切除手術,這標志我國已邁進國際肝臟外科前列;改革開放之后,又引入西方‘系統肝段切除’的結構概念,以肝段為本的肝切除理念一直沿用到今天。”

 

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

回眸我國肝臟外科成長歷程

 

肝切除術中控制出血技術逐步完善 

多年來,出血控制問題一直是肝切除手術成功路上最大的“攔路虎”。隨著對肝臟解剖認識的不斷深入,臨床逐步完善了對肝臟切除術中出血量的控制。

陳孝平院士在談及這一領域技術進展時如數家珍:“最早時候,解剖性肝切除出血量很大,吳孟超先生就提出通過第一肝門間歇阻斷減少術中出血;后來在一次偶然病例中,我創立了第一肝門阻斷聯合肝下腔靜脈阻斷的方法,進一步解決了來自腔靜脈和肝靜脈的出血問題;考慮到肝門解剖過程中曲張小靜脈出血的問題,我建立了不解剖肝門直接在肝實質內的出肝、入肝血流阻斷方法,不僅解決了出血問題,還可有效阻止腫瘤細胞擴散;此外,我提出了新的肝臟雙懸吊技術,同時幫助肝臟顯露和控制出血。”陳孝平院士指出,如果掌握了這些技術,完全可以在肝臟不出血的狀況下做到手術安全。

 

突破三連:大肝癌、肝移植、腹腔鏡

隨著新型影像和檢驗技術逐漸用于臨床,肝癌早期診斷水平不斷提升,后來慢慢延續到大小肝癌手術適應證的問題。“上世紀80至90年代,手術切除主要用于早期肝癌,大肝癌則普遍考慮使腫瘤縮小后再作二期手術切除。我參加臨床工作剛好趕上這個時間點,花了很多精力研究這個問題,最后根據臨床觀察和影像學測定得出結論:相同解剖范圍內的肝切除,腫瘤越大,切除的正常肝組織越少。1994年相關文獻發表,從理論上顛覆了過去的看法,大肝癌不僅可以切除,而且更安全,”陳孝平院士言語中不乏驕傲,“直到2014年,國外才逐漸認識到手術成功與切肝多少而非腫瘤大小密切相關,這一領域可以說中國領先了國外20年。”

我國肝移植起源于上世紀70年代,積累了富有中國特色的自身經驗。同濟醫學院在全國最早開展肝移植實驗研究,自1973年起有計劃地系統實施了130例狗的原位肝移植術,報告于1978年發表在武漢醫學院學報,并同年發表了兩例人體同位肝移植體會報告。無獨有偶,上海瑞金醫院也在1978年報告了一例人體原位同種肝移植術。

基于我國肝移植供肝嚴重缺乏的狀況,陳孝平院士在1983年創新性提出輔助性部分肝原位移植治療終末期良性肝病的設想,并作為中國代表團成員在1985年武漢國際器官移植學術會議上作報告。“2008年,輔助性部分肝原位移植術的設想應用于臨床實踐。2009年,我主刀成功開展了親屬輔助性部分肝原位移植術的典型病例,供體即為‘暴走媽媽’,包括央視在內的全國各大媒體對此進行了報道。”陳孝平院士介紹道。

腹腔鏡手術是當今外科發展的趨勢,我國肝臟外科學者同樣不甘落后。1994年,周偉平教授發表我國第一篇經腹腔鏡肝切除論文,與國外首例腹腔鏡報告僅相差3年時間。

 

初心不改,展望未來

以手術切除為主的綜合治療

 

“目前為止,肝癌的治療原則還是一句話,以手術切除為主的綜合治療,”陳孝平院士一針見血地指出,“從外科手術的角度來說,技術已經非常完善, 但至今,單純手術治療肝癌的長期生存效果并未繼續得到明顯提高,主要是由于轉移復發的問題。這也從側面說明,外科醫生能做的已經比較有限。”

“目前,隨著很多治療方法和相關藥物的相繼出現,包括放療、化療、介入治療、射頻消融、靶向治療、免疫治療和中醫藥在內的多學科治療手段相互配合在肝癌診治中變得越來越重要,合理進行選擇、聯合使病人得到最佳治療越來越受到關注,這也順應了現代醫學科學技術發展的趨勢。”除多學科團隊診療模式外,陳孝平院士還指出,機器人外科在肝臟外科領域的應用同樣值得關注,與此同時也期待更多有效新藥的出現帶來新的希望。

 

“肝臟外科現在是一門很安全精準的外科,在以前,則被戲稱為‘開關外科’,醫生手術打開后發現病變無法切除,無計可施就只有關上(腹)。”如陳孝平院士所見證,肝癌從過去的不治之癥,到現在成為部分可治之癥,走過了漫長的歷程。相信未來,我國肝臟外科在新一代專業隊伍的奮進下,必將有更好的前程。

 


快速導航

快乐十分如何买最赚钱 国彩苹果 真人捕鱼比赛兑换码 广东11选5任选二遗漏 2017不花钱的赚钱生意 安徽快3宣传语 浙江11选5推荐码 江苏11选5今日直播 3d胆拖中奖计算器 宝石星球赚钱么 银行卡支付宝给别人用怎么赚钱 黑龙江22选5中奖复式规则 在手机买彩票网站是哪个 比特现金币很赚钱吗 北单app 屋顶投资稳赚钱 生产水果网套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