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學科共管,舒適化模式,讓婆婆重獲二次新生--無痛經食道超聲心動圖在同濟醫院常規開展

資料來源:本站發布者:宣傳部時間:2019/07/18瀏覽量:

7月16日,在同濟醫院心臟大血管外科病房,徐女士術后復查,恢復不錯,她一邊和醫生聊天一邊微笑著說,真沒有想到自己還有第二次的幸運,有意外有驚喜!

55歲的徐女士,湖北嘉魚縣人,很早下崗,身體不好的她,拿著600元的退休工資在老家操持家務。她的兒子很優秀,大學畢業后外派到國外工作。為了給兒子多攢點錢,兩口子很節省,老公也赴外地打工。4月26日時,徐女士突然覺得心慌、胸悶,全身無力,簡單的掃掃地后就會不停的咳嗽,全身無力感嚴重。

徐女士抱著僥幸的心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能就是感冒了,會慢慢的恢復的。”她一直堅持沒有和外地打工的老公聯系,就怕他們擔心。慢慢的,徐女士發現自己無法平躺入睡,整個晚上只能坐著休息,這才不得以和老公聯系,被緊急送到當地醫院看診,診斷為急性左心衰,需要馬上轉院。

徐女士不經嘀咕:難點自己的“心臟病“復發了?12年前,當時兒子正準備高考,而她卻因“風濕性心臟病,急性心衰”急診做了二尖瓣、主動脈瓣人工瓣膜置換術。當時她手術就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的錢,還借了很多錢。她特別不愿意給家人增加麻煩。

轉至同濟醫院心臟大血管外科住院后,副主任醫師方澤民立即為徐女士申請了常規經胸心臟超聲檢查。發現主要問題是發生了二尖瓣位人工瓣膜瓣周漏,瓣周重度反流導致心臟顯著擴大,徐女士左房前后徑達到90毫米,是健康人的3倍!(正常成人左心房前后徑<35毫米)。

方澤民醫生介紹,徐女士還伴有房顫、心力衰竭和肺動脈高壓,情況非常危急,需要立即再次手術進行修復。但是由于她心臟功能極差,155厘米身高的她體重只有34公斤,整個人看上去就很瘦弱,貧血、營養不良,來院時需要人攙扶著行走,如果為徐女士進行常規二次開胸手術不僅難度大,而且風險極高。在多次與科主任魏翔等教授一起討論病情后,認為微創封堵手術是最佳手術方案,但前提是需要術前對瓣周漏的位置、大小以及周鄰近組織結構的關系進行精準評估。

超聲科主任鄧又斌教授說,常規經胸心臟超聲是經胸壁從前向后查看心臟的情況,檢查會受到肋骨、胸壁及肺氣等因素干擾,難以多角度地清晰“看”到某些細微的心臟結構病變情況;經食道心臟超聲檢查(TEE),是將超聲探頭置入食管通道從后向前掃查心臟,由于避開了胸壁、肋骨的遮擋,TEE可以180度觀察心臟結構;高頻超聲探頭在貼近心臟大血管的位置,能夠更為細致地評估心臟、大血管的結構與功能的異常,尤其適用于瓣膜病、先天性心臟病以及左心耳病變的診斷。簡單地說,經胸壁心臟彩超就像是隔著玻璃看物,看到了,但看不清,畫面屬于“標清“;而經食道超聲圖像是“貼“著看,畫面屬于”藍光高清“,讓診斷更明確、具體。

但是新的問題又來了,徐女士的整個身體狀況極差,心率160次,急性左心衰竭,肺動脈高壓等,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生命危險。而經食道超聲檢查類似于胃鏡檢查,粗粗的探頭從口腔里進出扭動,很多病人難以堅持配合完成這項檢查,或者即使檢查,由于不自主嗆咳和惡心嘔吐動作,也很難保證超聲圖像質量。而徐女士病情特殊,如果不實施麻醉,超聲探頭置入食道或檢查過程中,由于應激反應,會誘發心衰惡化,危及生命。所以超聲醫生和患者都期望能在麻醉下完成這個檢查。但是,擺在麻醉醫生面前的難題是,患者病情危急,麻醉狀態下心肺功能維持平穩非常困難,因此,麻醉風險極高。如果不做經食道超聲檢查,徐女士的根本沒有手術機會,只能回家“保守”治療,身體情況越來越惡化;而做經食道超聲檢查后,至少徐女士還有一線希望進行微創手術。

兒子特意從國外趕回來,守著媽媽,但徐女士此時很擔心,她非常清楚自己的身體情況,她更不想為了自己的病,拖累了一家人。一直到她上臺時,她還很猶豫也很害怕。徐女士回憶說,就在做檢查的頭天晚上她就做了個夢,夢見自己沒有走下檢查臺。現在手術后僅一個月,自己恢復得這么好,人還長胖了,有40公斤了。

雖僅是一項檢查,但難度并不比一臺手術麻醉簡單,心臟大血管外科、麻醉科、超聲科多次會診,仔細制定計劃。徐女士一家人很忐忑,醫生團隊所有人也沒有底,但只能成功,不能失敗。麻醉科主任羅愛林教授說,這種麻醉鎮靜術既要保證讓患者能平靜深睡減少疼痛對她的刺激,又盡量保證患者自主呼吸等生理功能不受影響,達到一個微妙的平衡。尤其是像徐女士這樣患有嚴重心臟病,體質虛弱的患者,真是“少一分則不夠,多一點太危險”。在超聲引導下為她建立了動脈血壓監測,檢查動脈血氣,并備好強心藥物持續泵注,甚至將除顫裝置放在了檢查臺邊……按常規一臺心臟手術一樣的標準,做好了各種藥物和監測準備。在實時血壓和心功能監測下,一點一點的給以鎮靜、鎮痛藥物,一邊和徐女士聊天,一邊觀察藥物反應,直到徐女士安然入睡。檢查后幾分鐘徐女士就順利蘇醒,對剛才十五分鐘發生的事情毫無記憶,而且沒有任何不適感。在場的所有醫護人員都由衷的松了口氣。超聲科醫生從容對徐女士的心臟相關結構做了全面的掃查,并采用實時三維超聲精準定位瓣周漏的位置與周鄰組織關系。經過評估認為,徐女士可以考慮嘗試應用微創封堵的手術方式解決心臟結構問題。

6月9日,一切準備就緒,心臟大血管外科主任魏翔教授在麻醉科、超聲科的再次配合下為徐女士進行了經皮二尖瓣瓣周漏封堵術,手術非常順利,整個手術30分鐘。術后徐女士總算是可以安心地睡上一覺了,兒子放心地回到了工作崗位。

據悉,同濟醫院積極響應國家衛健委推廣舒適化診療的號召,努力拓展多學科合作,提倡患者安全與舒適并重。今年4月,麻醉科主任羅愛林教授和超聲科主任鄧又斌教授一拍即合,在國內率先開展規模化鎮靜下(無痛)經食道超聲檢查,讓患者能夠在無記憶、無痛苦的狀態下順利完成檢查,并在檢查結束后迅速蘇醒。患者經過多學科合作制定方案,全程享受舒適化、精細化醫療,在診療過程中安全、舒適。完善的術前評估,最佳的手術方案,最優質的治療,從恢復質量、住院時間、經濟成本、個人感受上都遠超過常規處置。多學科合作,消除患者的不良就醫體驗,拓展醫療的廣度和深度。也讓患者接受更加人性化、更加合理的醫療服務。



快速導航

快乐十分如何买最赚钱